最新动态行业资讯婚庆常识新人课堂
高校替课族代答到赚钱 曾被“抓包” 撵出课堂
[来源:原创] [作者:admin] [日期:2019-05-15] [热度:]

高校替课族代答到赚钱 曾被“抓包” 撵出课堂

 

高校替课族代答到赚钱 曾被“抓包” 撵出课堂

 


  “如果你不想上课或者有事无法上课,却请不下来假时。没关系,亲,本人课余时间多,专业替课,信誉保证,仅限江北校区学校。”这是某大学论坛上的一则帖子,发帖时间为9月30日。在帖子的最后,发帖人注明了联系方式,截至12月初,共有30多条回复,询问替课的具体事宜。记者发现,目前哈市部分高校存在着“替课”现象,有些学校的学生,甚至自发创建了专门的替课QQ群,应征者只需替“雇主”“保质保量”完成课时,便可得到20元、30元不等的报酬。

  大学生 做替课“中介”

  记者拨通了帖子中这位“中介”的电话,对方称她叫小温,现在是一所高校大三的艺术生,目前让她去替上课的“雇主”,多数都是艺术生,替一节大课(120分钟)费用是30元。发现替课这个“商机”,是从大一开始,起初小温发现班级内总是有一些生面孔在“上课”,后来才知道是替课。小温说,上大课时人多,老师无法认清学生,替雇主上课无非就是在老师点名时帮着答“到”,这样一份简单而又轻松的“兼职”,让小温也加入了“替课一族”中。

  慢慢的身边同学找小温替课的越来越多,就算小温放弃上自己的课,也还是上不过来“雇主”的课,于是小温转念一想,自己何不做一个替课中介,于是她就通过贴传单和在校园贴吧发帖等方式当起“雇主”和“替课”的联络人。作为中介,她要收取佣金,每节课抽取10元钱。现在她手下有十多个学生,接到活儿后,就安排这些学生去上课,自己从中赚提成。“现在我也会替雇主上课,忙的时候自己的课都顾不上去了,逃课去替别人上课,好的时候,一个月也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。上大学3年中,我没向父母要过生活费。”小温骄傲地告诉记者。

  史美玲是江北一所高校有机化学专业大四的学生,由于成绩优秀,她已被学校保研。大四课程少,业余时间多,小史就琢磨着找兼职,可又不想跑到校外去,于是她想到了“替课”。10月初,她以微信、微博、百度贴吧、班级QQ群、同城网站等方式,发布着“替课”的消息,还印了一打广告,贴在学校的广告栏。

  果然,悠闲的日子没过多久,小史又忙碌起来,总有学弟学妹找她“替课”,电话响个不停。“先和对方沟通,确定好时间、地点、课程内容等信息,达成一致后,再制定‘课程表’。”小史说,“替的课中公共课、大课居多,像军事理论、思想政治教育、体育教育这些。”

  对于“替课”,小史总结了,既可以学到其他专业的知识,又能拿到外快,而且,“替课”还能让她重新感受课堂氛围。 12日13时许,小史把一本《三国演义》装进书包,提着一壶水,又要去替课了。小史说,有一个学妹去参加姐姐的婚礼,不能上下午的课,给了150元两天的课她全包了。

  除了像小史这样的业余替课族,还有专业的替课族。在学府路几所高校附近,都能搜到挂名“替课”的微信用户。在和兴路,记者联系了名为“替课旗舰店”的微信用户。对方自称叫小可,据介绍,他们是一个替课团队,成员有在校生,也有刚毕业的。对于找寻替课的学生,可单人,可组团,男女不限,专业年级不限,小课20元,大课30元,半天课程50元。小可说:“首要任务是喊‘到’,有时候会遇到整个寝室都逃课,我们就得派5、6名员工,他们不停地喊‘到’。如果有抄课堂笔记的要求,我们也会答应,费用会多一些,但是保质保量,绝对信誉。”

  通过QQ软件在QQ群查找栏中输入关键字“替课”,会显示100条左右的信息,其中哈尔滨的高校QQ群信息有40多条,不乏一些重点本科院校。记者加入了几个群,发现这些群每天都有寻求“替课”的信息。如“急性胃肠炎,寻今明两天替课男生,报名从速”,“明天上午有事,寻两女生替课”。

  方好是“逃课无罪”QQ群成员,他报了电脑学校的“JAVA”程序课作为第二专业,上课时间在周末。但是有时候会和本专业课“赶一块儿”,所以他联系了“替课”。“别看就喊声‘到’,那可是学分啊,为了保险点,还是找个‘替课’的稳妥。”小方说。

  替喊个“到” 钱就进腰包

  14日7时50分,记者与替课人凌维一同走进了哈市某高校的课堂,“体验”凌维的代课过程。“8时,306教室替音乐系李羽同学上声乐课。”凌维一边翻看着手机信息一边说。凌维今年7月份刚毕业于这所学校的美术教育专业,现在是一家画室的兼职美术老师,在贴吧看见了小温发的兼职“替课”帖子,又轻松又挣钱,让她也动了这个念头。“替人上课就是老师点名时喊个‘到’,然后只需一堂课坐在那里,玩手机、睡觉都行,像今天这节课120分钟我能赚20元。”凌维说,她最忙的时候一天能替5节课,赚100元钱。

  凌维说,“替课生意在周末、节假日比较火,因为有的同学想提前回家,有的是做兼职串不开时间。不过我替过课的大部分‘雇主’都是觉得上课无聊,想出去玩,而那些课,任课老师会点名,并把出勤率计入专业成绩,不去又不行,因此很多学生找人替课。”

  8时,记者与凌维来到了306阶梯教室,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,凌维带着记者走到教室的一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。 8时10分,一位30多岁的女教师走上讲台,环顾一下教室里的学生,从包里抽出了“点名册”,随后拿起麦克开始点名。“会不会被戳穿?”记者紧张地问。凌维笑着说,“这节课有300多个学生一起上课呢,老师根本认不出来,你就放120个心吧。”

  终于,女教师喊出凌维的“雇主”李羽,凌维迅速举手喊“到”,老师抬起头瞄了一眼,随即在点名单上划了一笔。点名结束后,凌维从包里掏出一本小说对记者说,“现在该进行第二部分内容了,就是‘靠时间’,这堂声乐课我一点也听不懂,每次都靠看小说来打发时间,一般老师也不会提问,等到10点下课我就可以走了,今天下午还有两堂课要替呢。”

  替课被“抓包” 撵出课堂

  不一会,女教师坐在钢琴前弹奏起来,教室里的学生也拿出五线谱课本,跟随着音乐哼唱音符,凌维无奈地说,自己对音乐一窍不通,五线谱就更别提了,只要替到音乐方面的课程,她就趴在桌子上,尽量不引起老师的注意。“有一次很尴尬,需要学生轮流唱歌,别人都唱完了,我只好硬着头皮一顿乱唱,周围学生都笑了,老师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让我坐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