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动态行业资讯婚庆常识新人课堂
城市“00后”的乡村课堂
[来源:原创] [作者:admin] [日期:2019-05-15] [热度:]

城市“00后”的乡村课堂


“乡村笔记”首批赴湘西的部分学生合影。

  在2018年1月底之前,这群“00后”的生活与农村几无交集,无一人去过“真正意义上的农村”。

  1月底至2月初,上海创业青年汪星宇和他的“乡村笔记”团队带着27名来自上海、广州、苏州等地的中学生到湘西开展乡土研学。

  这些孩子最小的13岁,最大的18岁,生长于城市,就读于当地不错的学校。根据父母的规划,一些孩子会在3年内赴美国、加拿大或者澳洲求学。因为家庭旅游、夏令营、乐团演出等契机,此次乡村行前,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海外: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日本、韩国、泰国、马尔代夫……

  “如果不去农村,一些城市的孩子甚至会以为瓜果蔬菜就是从超市里长出来的。”汪星宇感到某种紧迫性。去年9月28日,“乡村笔记”成立。这是一个专注于乡村场景的教育服务平台。未来两年,他计划带1000名城市孩子去中国各地的乡村,感受真实的中国,至少要让他们今后在买菜时多0.5秒的念想——中国是有乡村的。

  伴随着十年不遇的大雪,汪星宇带着第一批孩子出发了。

  乡村合伙人

  去年11月底,“乡村笔记”的3位合伙人在湖南怀化沅陵的砚石溪村合了一张影,沈从文曾在此写下名篇《鸭窠围的夜》。

  照片里,汪星宇、金一斐和黄唯桦蹲在石阶上,姿势恰如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的海报。但背景不是纽约时报广场的高楼、霓虹灯和广告牌,而是芦苇、跑山鸡和村民赵大姐家的木屋。蹲着并不是刻意模仿,“只是因为冷。”汪星宇笑着说。

  对赵大姐来说,这3位26岁的年轻人是“大上海来的”。但对他们来说,长大后学习和工作的上海不是真正的家乡,老家南汇、奉贤和江苏启东才是,童年记忆中稻田、溪流和西瓜地不可磨灭。

  “干嘛放着城里的安稳日子不过,非要跑到那么远的山沟沟去?”亲朋好友一开始都无法理解,汪星宇为什么拒绝年薪25万元的职位而去做乡村公益,还拉着大学和小学的好哥们分别辞掉公务员和程序员的工作一起干。

  汪星宇一直走的是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路线。他曾是上海进才中学的学生会主席,保送复旦大学国际政治专业,去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交换一年,在美国纽约大学念硕士,研究全球治理和建构主义,毕业论文写的是“太平洋中的小岛屿国家被淹掉了该怎么办”。他出过书,上过《中国青年》杂志封面,还拿过综艺答题节目的冠军。

  “在中国学政治,出国后所有人都问你中国怎么样。”汪星宇发现自己竟然说不清楚。

  走得越远,看得越多,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短浅。“我只知道北上广深是什么样,但北上广深代表不了中国。”生长于南汇的他,一度以为上海的农村已经很穷,直到去了宁夏、云南、贵州支教,才发现和中西部乡村相比,上海乡下算不上典型。

  从美国回来后,他没有和同学一样选择进投行或咨询行业。他先是加入公益组织,到湘西扶贫,但发现一些所谓的“扶贫”模式不可持续,无非是名牌大学学生到农村,通过电商方式、私人渠道帮老乡卖农副产品。人一走,东西还是卖不出去。“卖情怀不是最重要的,应该要让农村更多地被看到、被关注。”

  他选择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:带人去农村。“不了解乡村,就不了解中国。如果没有一个机构像我们这样大声疾呼,孩子们可能永远不会去农村。”和其他公益组织不同,“乡村笔记”不做公共服务,不做支教扶贫,不做乡村旅游,而是做课程。“我们把孩子们带到乡村场景中学习,绝不是居高临下的姿态。”

  很多人并没有完全理解汪星宇到底想做什么,但让孩子下乡的理念得到了不少家长的认同:“苦一点不要紧,男孩子就要吃苦!”“生病也没关系,谁一辈子还不感冒?”

  一位母亲告诉记者,孩子经常因为运动腿酸而抱怨一整天,她希望“最好把他送到农场劳动几天”。

  去年8月,汪星宇和金一斐从上海开车奔赴湘西,寻找理想中的村落——“条件要艰苦,但不能太苦。一定要有水,并且通热水。”拿着湘西民俗学专家、吉首大学文学院教授田茂军开出的湘西古村落名单,他们跑了17个村子,最终定下花垣县金龙村。

  但一切精心安排被突如其来的南方大雪打得支离破碎。

  “乡下有什么好去的”

  经历了航班多次延误,挤过绿皮火车,“乡村笔记”调研营第一期的学员1月30日才到达金龙村,比原计划晚了两天。

  开车上山的路上,孩子们捧着手机各自听音乐、看视频、打游戏,但后来都凑到窗边。白雪皑皑的山川、背着竹篓的老人、冰冻的水稻田,一切充满新鲜感。

  金龙村被称作“悬崖上的苗寨”,当地人以苗族为主。刚下完雪的村庄被冰雪覆盖,云雾缭绕山峦,长长的冰凌被风吹得几乎与地面平行。“彻底被震撼了。”18岁的吴逸伦在团队中年纪最大,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雪景。

  逸伦今年读高三,是上海市中原中学的学生会主席。他身材高大,戴细框眼镜,抹发胶,衣着考究,拖着28寸的行李箱外加一个大旅行包。他跟家人商量报名时,父母不太支持。“他们觉得乡下有什么好去的。”但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为了不误机,他干脆前一晚睡在浦东机场。

  田茂军义务为孩子们介绍湘西的历史文化。他告诉记者,在湖南省的14个地州市中,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州,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全省倒数。湘西下辖的吉首市和7个县里,花垣县已经算是经济水平靠前的地区。

  “听说没有WiFi,但没想到连空调都没有。”这里的条件低于高天悦的心理底线。提起农村,她首先想到的是苏浙地区新农村的小别墅,或是周庄这类经过商业开发的知名景区。她是第一个报名“乡村笔记”的学生,在国际学校念初二,外语流利,有超出同龄人的成熟。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,智能手机、无线网络是她的生活必需品。